俞慧敏
  提起追捕溫世燴的經歷,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檢察院反貪局幹警至今難忘。溫世燴原是沙石鎮埠上村幹部,2005年至2012年伙同村書記、村主任和村報賬員,採取截留圩鎮改造宅基地銷售款、虛報徵地補償費等手段,共同貪污涉農建設資金37萬餘元。2013年5月,該院在辦理其他案件過程中挖出了此案。
  溫世燴到案後對自己的所犯罪行供認不諱,並積極配合偵查取證。因其認罪態度好,涉案情節較輕,章貢區檢察院對其採取了取保候審措施。2013年11月,溫世燴突然“人間蒸發”,偵查幹警迅速兵分三路搜尋,但種種跡象表明,溫世燴已逃離贛州。
  偵查幹警立即與公安機關取得聯繫,申請上網對溫世燴進行追逃。在公安技偵部門的協助下,偵查幹警通過篩查其親屬的手機號,發現了溫世燴新換的手機號碼。經對該手機號進行定位分析,偵查幹警鎖定了溫世燴藏身於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龍潭村,並迅速趕往廣州。
  到了龍潭村,偵查幹警犯難了,該村到處是棚戶區、返遷房,外來務工人員又多又雜,且溫世燴並沒有用自己或者家人的身份證登記就業、住宿。這意味著偵查幹警要想進行排查,其難度可想而知。
  排查到第3天,偵查幹警從一個江西打工者口中得悉溫世燴可能住在某市場內。他們迅速找到該市場,但未見到溫世燴的蹤影。幹警蹲守了一周,仍然毫無進展。難道他嗅到了什麼不尋常的氣息?難道他已經離開了廣州?經過研究,偵查幹警認為溫世燴與妻子、女兒一定還有聯繫。那麼,他們之間又是通過什麼渠道聯繫的呢?為了獲取更多的追逃線索,偵查幹警決定返回贛州摸情況。
  回到贛州後,偵查幹警每天輪流到溫世燴家中“報到”,一面做家屬的工作,一面在周邊摸查。在摸查過程中,偵查幹警捕捉到一條重要信息:溫世燴的妻子收到了一筆從廣州市海珠區寄來的匯款。通過跟蹤這一信息,偵查幹警確定溫世燴仍藏匿於海珠區。
  “這起窩案反響很大,如果溫世燴不到案,將會影響整個案件的處理,必須在春節以前將他抓獲歸案。”檢察長杜世助說。
  今年元旦,偵查幹警再次南下廣州,分成3個小組,分頭到各制衣廠排查,在主要街口蹲守,仍無收穫。經過分析,偵查幹警調整了工作思路,將目標鎖定在江西人比較集中的區域。
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偵查幹警排查守候到第13天,終於在一家制衣廠門口發現了蹲在地上吃飯的溫世燴。“溫世燴,我們終於找到你了!”一位便衣幹警吼道。
  一聽贛州口音,溫世燴臉色頓時變得煞白,稍稍沉默之後,他說:“這一天來得太快了!”說完,他隨偵查幹警上了警車。
  原來,在取保候審期間,溫世燴看到與自己同案的兩個人被拘留了,心裡很不踏實,覺得自己雖然被取保候審了,但最終難免“牢獄之災”,左思右想後,他選擇了外逃。出逃前,他做好了準備:用撿來的身份證給自己辦了新手機號,用朋友的身份證為妻子辦了新手機號。然後他逃到廣州市海珠區,在一家制衣廠里乾修剪衣服線頭的活。
  5月16日,法院以貪污罪依法判處溫世燴有期徒刑十年零一個月。
  (俞慧敏)  (原標題:“這一天來得太快了”)
創作者介紹

affair

hc21hcb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